一把好牌在手 百亿级PE永柏资本是如何将自己玩
发布时间:2019-05-12 12:51

来源:新金融圈(ID:New_Finance)

昔日的明星PE也扛不住资本的寒冬,管理金额高达百亿的永柏资本如今深陷66亿的兑付危机。而百亿金融大厦的崩塌是受大环境影响还是作茧自缚自然受到投资者关注。经调查发现,永柏投资虽背景光鲜,但其产品无论发行方式还是资金去向,都经不起推敲。而永柏资本这场欲盖弥彰的资本游戏似乎也走到了尽头。

近日,永柏资本门上的两则临时通知将沪上名噪一时的PE明星打入深渊,“接到监管部门通知,暂且不能营业。待资产处理小组、集团与监管部门协调好后,尽快于本周恢复营业。” 如今永柏资本被爆出深陷66亿的兑付泥潭,各路维权群四起。

目前,位于上海市静安区江场路1228弄20号五牛控股大厦2103A室,永柏资本的最新办公地点,如今已大门紧锁,并贴着暂不能营业的告示。而经过多地受害人的实地考察,永柏资本对投资者宣称的在香港的合作伙伴PGA Partners Limited也已人去楼空。虽然如此,但永柏资本还是在其官网发表声明,保留权利。

资料来源:永柏资本官网

而在其发展初期,借助系由香港国际股权投资基金PGA中国区团队共同管理的噱头,吸引到众多PE界大咖,在这种光环加持之下,永柏资本无论是募资还是投资,都是平台高起。比如,永柏资本就曾参投了摩拜单车、大众点评等明星企业。

虽然风光一时,但永柏资本此次逾期的项目暴露出来的问题也是疑点重重。其地产类私募股权基金永柏睿信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存在借新还旧,股权投资却又收益保底等问题,而其票据类产品存在的问题更是千疮百孔。

除去产品本身发行存在问题,其后的资金去向也成谜。此次涉及逾期的地产类私募股权基金可处置的底层资产并不多,而且还存在19.5亿元的资金差额。

陷入66亿兑付危机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在PE界小有名气的永柏资本如今被爆出深陷66亿的兑付泥潭,各路维权群四起。

此次被爆出问题的私募产品,分别为31亿的地产类私募股权基金、20亿的其他股权类产品、12亿的票据和2.7亿的美元债权。而早在2018年8月开始,永柏资本旗下产品就陆续出现不能赎回的情况。其中,仅卷入地产私募股权基金的投资者就超过1000人,永柏资本实际控制的永柏置业,是其对应的融资主体。

据了解,涉及金额达31亿元的地产类私募股权基金包含永柏联投和浙永投资发行的3只地产类私募股权基金——永柏睿信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下称“永柏睿信”)、浙永睿丰私募股权投资基金 (下称“浙永睿丰”)、浙永睿信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下称“浙永睿信”)。

永柏睿信先后发了5期产品,分别为永柏睿信1期、永柏睿信2期、永柏睿信3期、永柏睿信5期、永柏睿信6期;浙永睿丰先后发了4期产品,分别为浙永睿丰1期、浙永睿丰2期、浙永睿丰3期、浙永睿丰4期;浙永睿信则只发了1期产品。

而“上海永柏联投”和“湖北永柏联投”为永柏资本旗下的两家私募基金管理人,分别从事证券投资类私募和股权投资类私募,前者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本1亿元;后者成立于2017年6月,注册资本4000万元。

除此之外,永柏旗下还有一家2014年成立的第三方财富平台——红歆财富,其持股20%。而此后,红歆财富推出财富管理品牌红银财富,据投资者透露,这两家都是永柏产品向外推广和销售的主要渠道,而红银财富的CEO和总裁均是钱旭东,他也是永柏资本的合伙人。值得注意的是,红歆财富并不具备基金销售牌照。

明星光环,发展迅速

官网显示,永柏资本成立于2014年,总部位于上海,是一家专注于金融创新和产业投资的综合性金融投资集团,短短5年时间,其管理的投资金额已超数百亿元,主要集中在中国大陆、中国香港和亚洲地区。

而永柏资本能够发展的如此迅速,与其在官网声称的“系由香港国际股权投资基金PGA中国区团队共同管理”不无关系。而其成立的私募基金也多以PGA的名号打头阵。比如,跟投了非洲第一大移动货币转账中心MFS Africa的PGA Venture Fund,该风险投资基金是永柏资本与友仑资本(LUN Partners Capital)于2016年共同成立。

资料来源:永柏投资官网

PGA又是何方人物,能让永柏投资如此趋之若鹜?资料显示,PGA的全称为Penta Global Advisers Fund,是Penta Investment Advisers(以下简称“Penta”)集团的股权投资基金,主要投资领域为全球大型上市及非上市企业股权。集团联合管理资产规模超过3000亿港币。而Penta的创立人为John Zwaanstra,更是金融大鳄索罗斯的爱将。

或许因为这层背景,永柏资本在发展初期吸引到了众多PE圈大咖。有严谨、黄岩、钱旭东、梁宝桐、马骏、蔡国龙、孙安妮、David Loh、Winston H.Lee、Tay Choon Chong等。

资料来源:天眼查

在这种光环加持之下,永柏资本无论是募资还是投资,都是平台高起。官网显示,永柏资本参与了不少知名企业的股权投资,其中包括摩拜单车、大众点评、药明康德(行情603259,诊股)、优客工场等优质项目,永柏资本官网所列的项目投资企业多达45家。

然而从公开信息来看,在其机构核心成员中,只有Winston H.Lee的简历显示与PGA有关。

资料来源:天眼查

项目疑点重重

虽然风光一时,但永柏资本此次逾期的项目暴露出来的问题也是疑点重重。其地产类私募股权基金永柏睿信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存在借新还旧,股权投资却又收益保底等问题。而其票据类产品存在的问题更是千疮百孔。

资料来源:Hanson老师

其起投金额100万人民币的股权基金永柏睿信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投资期限在3个月到36个月不等,原则上并不符合中基协备案的要求。并且,资料显示,该股权投资基金的属性为地产类股权投资基金,本身项目退出的时间就长,要实现3个月或者6个月兑付退出,并不合理,只能通过借新还旧来兑付本息。从产品的期限结构来看,风险敞口已经在当时就很明显存在了。

另外,该股权投资基金却注明了固定收益,而《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五条规定:私募基金管理人、私募基金销售机构不得向投资者承诺投资本金不受损失或者承诺最低收益。

其票据类产品“红银睿信系列央企票据”存在的问题则更多,甚至都未在中基协或者按照其他要求进行过产品备案。而据爆料,为了规避“不备案”这个短板,红银跟投资人签订的是《委托代理合同》而不是托管单位过审的基金合同。

资料来源: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

据了解,该票据的融资企业为上海冠油化工有限公司。经过股权穿透发现,在2018年12月25日的时候,其股权发生了第四次变更。上海冠油化工的股东变成了陕西强烽科技,以及大连亿百汇科技发展公司,法人也变更成罗文强。有意思的是,而陕西强烽科技是上海红歆财富的控制股东,大连亿百汇科技发展公司是永柏联投(基金管理人)的控股股东。

也就是说,投资人委托红银财富跟票据融资方签订《代理借款协议》,以及负责债务逾期后的追缴。随后红银财富和永柏联投控股了融资主体,同时变为借款人。

在2019年2月5日,上海冠油化工的股东再次发生变更,从红银财富和永柏联投变成国唐实业(实控人为中华全国供销社总社)。

虽然不能证明这笔融资款一定被红银和永柏挪用。但至少可以证明,上海冠油化工与红银永柏存在关联,实控人或者关键人之间,存在社会交集可能性很大。至于资金后续的去了哪里,被谁占用,必要时执法部门侦调银行转账记录,一切都会浮上水面。

资金去向不明

除去产品本身发行存在问题,其后的资金去向也成谜。据相关媒体爆料,自地产基金逾期以来,部分投资者多次要求永柏资本披露资金去向及资产负债表,但均被推托。后来通过多方查证,发现此次涉及逾期的地产类私募股权基金可处置的底层资产并不多,而且还存在19.5亿元的资金差额。

公开资料显示,永柏睿信在1期募集时,宣称有6个备投项目,但最终只落实了4个。标的为位于上海闵行区报春路555号的1-4层会所的某改造项目。而在2018年4月28日发布的永柏睿信1期投资简报中,永柏联投称已将闵行会所通过第三方转让的方式实现了退出,原投资金额为3.2亿元,转让退出价款为4.2亿元。足足1个亿的利润,但截至目前,永柏睿信1期仍有2.79亿元未兑付金额。

官方简报称,永柏睿信2期、3期、5期和6期的投资标的一致,募集说明中提到的两个拟投项目,一个是位于上海市徐汇区南丹东路300弄9号的亚都国际商务楼,另一个是重庆市地标建筑重庆塔项目。同时,浙永投资披露的投资简报显示,浙永睿丰1期、2期、3期、4期和浙永睿信1期的实际投资标的,均只有亚都国际商务楼。

根据投资者拿到的购楼协议书,永柏资本购买亚都国际商务楼的价格为9.5亿元。至于重庆塔项目,有投资者称,永柏资本原地产投资部副总裁孙安妮曾对其表示,实际投入金额为2亿元,标的资产的总投入价值仅为11.5亿。

这意味着,未兑付金额高达31亿元的10期地产私募股权基金,现存底层资产的投资金额只有11.5亿元,其余的19.5亿元去向不明。

对此,永柏官方的后续解释也是“一波三折”。先在2018年12月声称公司把亚都商务楼的改造项目转让给了国投华信,但暂未收到转让价款,因此造成基金逾期。而后,又在2019年2月说永柏置业与国投华信将该资产卖给了香港的上市公司,好不容易等到银行工作人员上岗了能审批了,又以“香港上市公司的并购需要项目改造造成永柏置业回笼资金周期延长至少一年。